打虎不离亲兄弟

2点45分,瞄了一眼手表,赵继凡按电梯的手指犹豫着缩了回来。

“再等15分钟”,他对自己说,转身到路边小卖店买了包“玉溪”。眼下,谁心急,谁就处于下风。

“哎哟,二姐,对不起我迟到r。”赵继凡踏进办公室时,墙上的钟指着3点05分,“谈生意,一时走不开。”

王二姐咧开嘴笑了起来,单刀直人:“七弟,我想过了,你有文化,你上次说得对。这火锅店我折腾了这么久,正想休息呢,放3个月大假,太好了。’

赵继凡如坠云雾,莫非真是因为骨肉亲情让二姐茅塞顿开?他无暇多想,总之,二姐肯退出3个月,他就有足够的时间搞加盟。

赵继凡和王二姐,是同爹同娘的亲姐弟。赵继凡出生那年,正赶上三年困难时期,被过继给了赵家,没过多久就随赵家迁往广东。改革开放的浪潮涌起时,已过不惑之年的他毅然投身商海,几年下来,把代理的一个保健品做得风生水起。

赵继凡投身火锅市场,是因为那年回重庆为亲生父亲奔丧。王二姐拉着他的手说:“七弟,你傻啊,跟着别人,干得再好也是打工,家里这么大的生意,你何苦去帮外人f”

彼时,“王二姐火锅”在重庆已声名鹊起.让王二姐忙乎得上气不接下气。王二姐念到小学二年级就辍学回家,10多岁时在马路边扯起棚子,鼓捣起以她名字命名的火锅店。王二姐肯吃苦,火锅店越开越大,但她也愈加力不从心,是时候找个帮手了。打虎不离亲兄弟,王家兄妹几个,收银的是老大,买菜的是老三,大堂经理是老五……这左膀右臂的重任,自然不能便宜了别人。可八兄妹中,偏偏只有过继出去的老七是大学生,还在沿海长了见识。虽说生分了几十年,但毕竟血浓于水,王二姐许以总经理之位,将赵继凡“挖”回了重庆。谁也离不开谁

赵继凡的确非池中之物,上任三天,就跟王二姐提出了宏图大计。

“我傻呀,我打拼了几十年的店招牌.你要我给别人?”王二姐虽说腰缠万贯,但还是脱不了中年妇女的莽劲,赵继凡话未说完,她就嚷了起来。

“二姐,别人没白用你招牌,要给钱的。这叫连锁加盟,在国外已经很流行了.”

1998年,重庆的火锅店老板们还只顾着埋头争抢眼下的市场,对于全国范围内的扩张束手无策,见多识广的赵继凡成为了王二姐的启蒙老师。

然而,还未迈出第一步,姐弟俩就陷入了争执。原因再简单不过,赵继凡要花1万元在《商界》上做招商广告,王二姐想不通:在重庆,“王二姐火锅”的名气,哪里还需要广告?

赵继凡却很坚决,招商对象与消费者不同,广告费是不能省的,这一解释,花了2个月。

两人偃了起来,王三姐拉着王二姐的手说:“老二,1万元又不是多大的数目.老七从小被送了出去,你当姐姐的就让着点吧。”

广告终于登了出来,电话铃声此起彼伏,二姐乐了,加盟商赶来,王二姐伸出一根手指头-10万元。

赵继凡将二姐扯到一边,“姐啊,市场上没这价,4万元得了。”二姐不依,自己的招牌,怎么才值4万元?

赵继凡不十了.走的时候撂下一句狠话:要么王二姐退出3个月,自己放手干,要么就散伙走人。

这一次,王二姐只考虑了两天,实际上,根本容不得她考虑,加盟商一拨一拨地上门,请回赵继凡是惟一的办法f

王二姐说话算话.3个月不理政事。赵继凡施展拳脚,在全国开了上百家加盟店,利润飙升了300万元。

然而,王二姐清楚,赵继凡有了第一次“逼宫”,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.但七弟确实头脑灵活,赚回来的钱有目共睹。赵继凡也明白,王二姐并不是做生意的料,十几年来只是尝到了市场先人者的甜头,可是,这块老字号的牌子给自己提供了极好的平台。

姐弟俩知道,眼下,谁也离不开谁。谁的店?

摊子越做越大.姐弟俩在加盟市场已经保持了领先地位。但赵继凡却得意不起来,此时,爆发于后院的纷争,逐渐将他推到了孤立的境遇。

首先向赵继凡发难的是王三姐。三姐的工作是采购,还得向重庆范围的加盟商提供特色菜品。赵继凡提出,这笔账应该出现在公司的账面上。生性豪爽的二姐看不下去了:“七弟,你想赚钱想疯啦?三姐买几筐菜,能捞多少钱?”王三姐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骂了起来,当初与二姐起早贪黑开火锅店,没想到中途插进来一个老七,想翻脸不认人了。当初若不是她王三姐说服二姐让步,赵继凡哪里打得出什么招商广告!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月底,赵继凡查账,整整少了1万元。查了一圈下来,这钱是王二姐亲自从柜台领走的。王二姐花了很大力气,才明白赵继凡的来意。她气不打一处来:“这是我自己的公司,我用自己的钱.还得向别人汇报?”她听着赵继凡的解释就窝火,什么公司的账、个人的账.什么所有权与经营权要分开.难道王二姐火锅店不是王二姐的?再说了,大哥的儿子打架,被抓进了公安局,不该拿l万元去赎人,莫非他不是王家的人?

赵继凡叹了口气,王家有八兄妹,各人又有儿女、孙子,这一大家几十口人,火锅店该怎么养?是时候了.王二姐火锅店必须建立现代企业制度.

这一天.赵继凡召集王家八兄妹聚在了一起,提出了“产权改制”。赵继凡提了三点:1.王二姐的股份降到50%以下:2.兄妹八人都得拿出一部分钱入股,以后与火锅店荣辱与共:3.建立“家族基金”,从此王家人有经济困难都直接在基金里领取钱,不能再动用公司的钱。他结合中外家族企业的兴衰,说得众人汗水直冒,若不改革,便只有死路一条。

第二天,赵继凡哼着歌曲迈进办公室时.却见王二姐与律师正襟危坐,两份协议摆在办公桌上。一份是赵继凡所持股份卖出价格的说明——很显然.他被炒了:另一份是王家七兄妹与赵继凡断绝关系的声明书。

“老七,你搞个什么企业制度,就想把店拿走,这是准的店,你究竟知不知道?”这是王二姐的临别赠言。此时,时钟已经指到2007年,全国火锅市场已经被瓜分殆尽,他创业的良机在加入王二姐火锅店的几年中错失了。而在接下来的两年里,王二姐火锅店混乱的经营模式,在行业摆脱草根化发展的改革期,也逐渐没落下来。

赵继凡常悲哀地想,他成了家族叛徒,她则成了被时代淘汰的商人,最终,没有一个赢家。

编辑 曾晓娜

声明:文章来源于网络,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,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联系作者,还望见谅,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